来自 历史故事 2019-09-24 13: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安卓版下载 > 历史故事 > 正文

又想起了先生,他是元四家之一

图片 1

时下在讨论国画传统时,经常会听到一种论调,认为笔墨不过是一种技巧,而绘画却要反映思想。这话听上去似乎有点道理。怎么反驳呢?一次,跟画家王和平先生聊到这个话题。他说,如果笔墨只是技巧,技巧总是可以掌握的,为什么倪云林构图最简,笔墨最简,六七百年来没有一个人学得像呢?

黄昏后:又想起了先生

■曾晓琴

黄昏染黄了谁的记忆      顺着

花溪小桥流水    一片叶

为了谁    想起山外

有一个开花的季节    那个时候

想起了谁    和夕阳

站成花溪河边上的风景

那年那月        你踏进我心跳

让我的世界灿若火苗

积攒所有的美好

做成幸福大礼包

不要转身让你思考

几分几秒我收到    你相邀

让我的故事从此美妙

编织四季的情调

做温暖小棉袄

遮挡风寒呵护你微笑

直到曾有过的鸟鸣    顺着

花溪的童年和那条河

戏笑穿越今古的童话

留下了先生的传奇

我用时光等你      你不来我不老

等到我胡子长了      你发丝及腰

岁月花开早 情缘总迟到

我欠你个昨天一个情

你还我个明朝的谊

我用一生等你  你不来我不老

等到那月亮圆了 这炊烟飘渺

候鸟已归巢 相思还安好

亲爱的,您好吗

你是我的玫瑰

我是您的芳草

您是一杯醉人的酒

我是一首激情飞扬的歌

亲爱的,您还爱我吗

直到有人踏上黄昏后的罗文家乡小桥

待到苍天白云      自由

自由飞翔的时候

读着放歌的小鸟

《秋雨之后,您还记得我吗》

那年那月你踏进我心跳

我欣喜如狂    泪满衣裳

积攒所有的美好

做幸福的一个吻

吻遍您所有的心思

几分几秒我收到你相邀

让我的故事从此流传

编织四季的情歌

歌颂我们坚贞的爱情

我做温暖小棉袄

为您遮挡风寒

呵护你微笑

我用时光等你 你不来我不老

岁月悠悠 情缘深深

等到我胡子长了 你还爱我吗

我欠你个昨天一个吻

你还我个明朝一个吻

我用一生等你

等在花溪小桥边

你不来我不离开

等到那月亮圆了 这炊烟飘渺

候鸟已归巢 相思甜蜜

你是我的依靠

我是您的小草

我用时光等你

千年万年永不变

岁月花开花落

情缘绵绵

留下了先生多少动人的传说

爱我所爱      海枯石烂

我欠你个昨天一个诺言

你还我个明朝的一个诺言

千年万年等候在花溪小桥边

我用一生等你 你不来我不老

月亮西归      风声凤鸣

《亲爱的,您还好吗》

你是我的玫瑰

您是我的魂

我是您的小鸟

天天归依在您的怀抱里

你是我的玫瑰

我是您的芳 草

游走在花溪的小桥边

拾回昨天的影子

把一种感觉

写进

等到我胡子长了

毛边纸带着粗糙的温暖

我想,对了。拿倪迂来说事,最容易讲得明白。明代的沈周每每临摹倪云林,他的老师赵同鲁一看到就大喊:“又过矣!又过矣!”这是画史里很有名的一则趣事。所谓的“过”,指的是画得重了,实了,多了。“又过矣!”,说明沈周是一直努力要学得像的,无奈天性厚重,“力胜于韵”,一下笔就“过了”。因此他自己也感叹:“苦忆云林子,风流不可追。”

2017.9.17于浙江温西工具市场

新磨的古墨淡淡馨香宜人

就是从明代开始,山水画家出现了一种“仿”、“摹”、“抚”、“拟”前代名家的习尚。一套山水册页,摹宋几家,拟元几家,但里头一定少不了一张仿“倪高士”的,也就是说,明清以降,只要是画山水的,几乎无人不学倪云林。但是,有没有人成功“复制”了倪云林呢?没有。

老砚台有迷离的眼神

清“四王”以笔墨“集大成”见称,王时敏、王原祁祖孙俩毕生习倪,老王偏于秀,小王偏于浑。要说气韵格调最靠近云林的,可以找出两个人,恽寿平是一个,渐江是一个,然而前者偏于弱,后者偏于硬。康熙年间有个叫倪灿的人,说了一句像是嘲讽的话:“每叹世人辄学云林,不知引镜自窥,何以为貌!”翻成白话就是,你们大家都想学倪云林,也不知道拿个镜子照照,自己长得什么样!话虽刺耳,但细细回味,却也说出了一层道理:倪云林不可复制,是因为“人”作为个体的不可复制。笔墨同样不可复制,因为笔墨即是人。

一本老字帖有一颗慈悲心

倪高士之“高”,高在何处?高在胸次耳。倪高士自言“聊写胸中逸气”,逸气为何?品格、性情、学问、境界耳,品格、性情、学问、境界经由何者表达?透过“写”,透过笔墨耳。中国的传统学问艺文,讲求知行合一,“自证自得”。力行有得,境界自到。明儒王阳明说,“知底恳切处即行,行底精粹处即知”。对于绘画而言,笔墨就是“知”与“行”的融汇处,非“知”非“行”,亦“知”亦“行”。

如此温暖的夜晚

“画虽一艺,而气合书卷,道通心性。”绘画如果能够“反映思想”,那么,“思想”也主要承载在笔墨之中,而不是通过“主题”直白地灌输给观者。“六法”当中最核心的两条,“气韵生动”与“骨法用笔”,完全以笔墨为指向。对于一位真诚的书画家来说,笔墨的追求,实质上是一种接近于宗教色彩的,让生命起变化的,“明心见性”、“自证自得”的修行过程。因而,以董其昌之冰雪聪明,尚需“与宋元人血战”。

图片 2

[1][2]下一页

忍不住想起你,亲爱的云林先生

想起你纸上的佳山胜水

想起你的洁癖和茶癖

想起你的趣事逸闻

唉,你这倪迂

你这不合时宜的人

图片 3

你有你的小悲哀,亲爱的云林先生

发妻病逝,长子早丧,次子不孝,

好友寂寥,牢狱之灾……

生活的打击接踵而至

让你老年困顿,穷愁又加痛病

亲爱的云林先生,你也有你的大幸福

你不隐也不仕

在太湖的山光水色里逍遥自在

你在书山画海里漫游

你在茶香书香墨香里迷醉

图片 4

“逸笔草草,聊写胸中逸气耳”

你胸中的逸气氤氲

氤氲成你任情恣性的一生

氤氲成宣纸上的千古绝唱

图片 5

本文由必赢安卓版下载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想起了先生,他是元四家之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