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皇帝 2019-09-24 13: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安卓版下载 > 历史皇帝 > 正文

二级甲等残废,解放军唯一

解放军唯一“独眼军长”,是21集团军的老军长阎川野。

27集团军是解放军善战的王牌军之一,从1970年起一直担负捍卫首都的重任。据解密北京御林军的畅销书《首都周围的八大集团军》一书披露:27军军长阎川野是有名的“独眼战将”,也是建国后解放军唯一的独眼军长。摘录本书内容如下:

27集团军是解放军善战的王牌军之一,从1970年起一直担负捍卫首都的重任。据解密北京御林军的畅销书《首都周围的八大集团军》一书披露:27军军长阎川野是有名的“独眼战将”,也是建国后解放军唯一的独眼军长。摘录本书内容如下:

阎川野于1970年4月由军参谋长任命为27军军长。他与别的军长不一样,耳朵不好,眼睛也不好,平时戴着一副墨镜,但是解放军中有名的英勇善战的战将。

1970年4月,27军参谋长阎川野被任命为27军军长。

1970年4月,27军参谋长阎川野被任命为27军军长。

因为很会打仗,他被誉为“聋瞎战将”,或者“聋瞎军长”。

阎川野是27军的老干部,但他与别人不一样,耳朵不好,眼睛也不好,平时戴着一副墨镜,是解放军中有名的“聋瞎战将”。他虽然是参谋长出身,但很会打仗,是一员英勇善战的战将。

阎川野是27军的老干部,但他与别人不一样,耳朵不好,眼睛也不好,平时戴着一副墨镜,是解放军中有名的“聋瞎战将”。他虽然是参谋长出身,但很会打仗,是一员英勇善战的战将。

阎川野的聋和瞎都是真实的,不是人为故意杜撰的。

阎川野一直在27军战斗、工作,是全军有名的会打仗的指导员、参谋长。

阎川野一直在27军战斗、工作,是全军有名的会打仗的指导员、参谋长。

图片 1

在抗战时期,他担任东海军分区独立团1营1连指导员时,就是胶东军区有名的“擅长拔据点的模范干部”。他的耳朵和眼睛就是拔据点时在战斗中受伤变聋变瞎的。

在抗战时期,他担任东海军分区独立团1营1连指导员时,就是胶东军区有名的“擅长拔据点的模范干部”。他的耳朵和眼睛就是拔据点时在战斗中受伤变聋变瞎的。

他的聋,是在抗日战争中耳朵受了伤。

图片 2

1942年春,攻打牟平城西解家庄敌据点时,阎川野带头冲进敌据点喊话,敌人对他射击,其中一个弹片打中颈部,另一个弹片打进右耳内。他被其他战士抢救出来后,送去医务所。结果,内耳这个弹不能取。因在内耳里太深,是禁区,不能动刀子,感染化脓后生了蛆虫,右耳听不见聋了。

那是1942年春,阎川野是八路军独立团的连指导员。在攻打山东牟平城一个敌据点时,他带头冲到敌据点边进行喊话。可是,日军和伪军不买账,反而对他射击,结果,一个弹片打中他的颈部,一个弹片打进他的右耳内。他被战士们抢救出来后,送去医务所。右耳的这个弹片嵌得太深,伤口处是生命禁区,不能动刀子,只好任其留着。以后,伤口感染化脓,生了蛆虫,他的右耳就渐渐听不见,聋了——阎川野时年才21岁。

耳朵负伤后,组织上发了五元的负伤费,他都买东西吃了,心里还觉得很高兴。

他的瞎,也是因为在打仗中受了重伤。

1943年冬,东海军分区决定拔掉牟平城附近的尺坎据点。

1943年冬,军分区决定拔鬼子的尺坎据点。在战斗中,阎川野带着三名战士炸开铁丝网,一把就冲进了敌人的大碉堡边。然后,准备由底层往向上打。可是,敌人发现了他们,立即从二层往下投手榴弹。一棵手榴弹掉在他们身边爆炸,四人都负了伤。阎川野因冲在最前面,伤得最重,满脸是血。

连长率1排对着北面大碉堡攻击,身为指导员的阎川野率2排向敌南面的大碉堡攻击。阎川野打仗总是身先士卒。他带领2排,跑在最前面,走到距敌碉堡外鹿砦铁丝网还有10多米的沟坎处,才对2排长苏子亭和爆破组长明确任务,说:“立即开始行动。”

语音才落,他把爆破组的两小包炸药接过来,对2排长打了个招呼,便拿着炸药包屈身前进,亲自去炸敌鹿砦、铁丝网。他快速匍匐到鹿砦前,将两包炸药放在鹿砦和铁丝网连接处一根较粗的木桩上面,用力把拉火管拉开,随即爬起来,拿出钳子跑到照明柴处。两包炸药爆炸了,他当即把敌照明柴的拉火线剪断,转身冲向突破口。这时2排长带着4班和爆破组从打开的突破口突进去了。

敌人开始以猛烈的火力封锁突破口。阎川野也跟在爆破组之后突入进去。2排长看见他,喊道:“快跳进壕沟内隐蔽。”

阎川野跳进去后,2排长正在组织爆破组爆破大碉堡。爆破组上去后,炸药包没有放稳,2排长把阎川野手中钳子拿过去,飞也似的冲到大碉堡前,用钳子把炸药包垫好,使之紧贴在碉堡的墙壁上,拉了火,立即撤到壕沟内隐蔽。不到30秒钟,只听一声“轰隆”巨响,大碉堡的墙塌了一半。阎川野喊道:“2排冲上去!”自己也跟着冲上前去。刚到大碉堡处,碉堡内的敌兵苏醒过来,投出了一颗手榴弹。战士们很机灵,立即向碉堡冲过去,与敌人靠到一起,没有伤着。阎川野举起20响驳壳枪,指着敌人喊道:“快放下武器,不交枪就打死你们!”话音刚落,5班长带头上去,把他们拖了下来。这样,除去压死和负重伤的之外,剩下的五个伪军都当了俘虏。

这时,连长指挥的北面碉堡还没打下来,阎川野赶去增援,突进到围子内。经过商量,大家决定冲进大碉堡底层,由底向上打。阎川野对2排长说:“咱们一起冲大碉堡。”

“好!”2排长带着4班长王庆初和一名战士向碉堡底层冲去。阎川野则冲在他们的最前面。

敌人发觉他们进来了,立即从二层投下一枚手榴弹。阎川野大喊一声:“隐蔽!”本能将身躯向左转。“轰隆”,手榴弹爆炸了。四个人都负了伤,阎川野因在最前面,伤得最重,身体沉重地倒下,满脸是血。其他人都是轻伤,大家见状,赶紧一起把他架出来,找到了卫生员说:“快!指导员负伤了。”

卫生员将他两个眼睛包扎起来,因为头都是血,不好办,便往救护所送。

阎川野离开不到10分钟,连长就带领大家把碉堡攻下来了,消灭敌人两个小分队。然而,在这次战斗中,阎川野的右眼被打掉了眼球,看不见东西了。

就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阎川野右耳听不见,右眼看不见,成了二等甲级残废。上次耳朵负伤后组织上发了5元的负伤费,他还觉得很高兴。这次眼睛打掉一个,就怎么也乐观不起来了,觉得各方面都不方便,对今后如何打仗和工作想了很多很多。组织上也觉得他不方便在艰苦的战斗部队了。他出院后,要让他转业到地方去工作。可是,阎川野不愿意离开自己的部队,一再要求留下来,于是继续在1连当指导员。

不久,1连攻打南台据点。在战斗中,连长和副指导员都负了伤,指导员阎川野也身负轻伤。面对高大的碉堡,炸药失效,阎川野指挥着突击组踏着三丈高的梯子,爬上碉堡,向射击孔里扔手榴弹,打得一个中队的伪军死伤过半,弃了据点而逃。

在一年多的“反蚕食”斗争中,阎川野和连长指挥1连攻克六个据点,创造了小分队深入敌占攻克据点的模范战例,为东海军分区打破敌人的“蚕食”活动做出了很大贡献。后来,军分区召开“反蚕食”斗争会议,阎川野专门介绍了攻碉堡拔据点的经验。

1944年春,阎川野任独立团1营副教导员。

由于右眼失明,仅剩一个左眼,他看东西都是斜的,夜间行军打仗时,常不慎掉到路边的沟里。有一次,行军穿过树林,他一头撞在树上,墨镜碰碎了,脑袋撞出了血,但他满不在乎,拄着棍继续行军。

1945年4月14日夜,阎川野和副营长指挥1营1连、3连和荣成独立营1连攻打敌“龙须岛”据点。这是一个用钢筋水泥修筑的大碉堡。他们与敌人激战三个小时,全歼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一个小队。俘虏日军小队长以下11名,伪军20多名,缴获小钢炮一门,九二式机枪一挺,歪把机枪两挺,掷弹筒两个,长短枪30多支,弹药100多箱。

这是东海军分区部队抗战以来打得最漂亮的一次攻坚战,也是缴获精良武器最多的一次战斗。为此,胶东军区通令嘉奖攻克龙须岛据点的全体参战人员。军分区号召所属部队学习1营打攻坚战的顽强精神和经验,并表彰了打仗最勇敢的指战员阎川野。

6月,胶东军区指名选调阎川野到教导2团学习,并担任一区队指导员,专门研究打攻坚战的战术和经验,准备对日寇大反攻,为夺取大城市打下基础。

之后,军分区只要有打不下的据点,就派阎川野所在的部队去。而他们一去,就所向无敌,经常缴获鬼子的钢炮和重机枪。

1946年秋,胶东6师命令7团主攻昌邑城。阎川野时任7团政治处副主任。当部队打开城墙突破口时,敌人又反扑回来,夺回了突破口。

在城墙下的一幢小屋里,阎川野和师部作战科副科长赛时礼研究夺回突破口的办法,突然,一颗炮弹在屋顶爆炸。就在一瞬间,阎川野猛地扑在赛时礼的身上,并顺手拉了一个板凳放在他头顶上。结果,房顶塌了,砸下来的一根木头正好被凳子挡住,赛时礼幸免于难。

阎川野救了赛时礼的一条命,两人结下了生死之交。

1947年5月,阎川野所在的华野九纵26师76团参加围歼敌王牌74师的孟良崮战役,首攻雕窝要点。

雕窝峰位于孟良崮主峰以东,是比较突出,山上长年有一种凶猛的雕鸟在上面栖息,因此而得名。山腰以上是比较陡峭的山峰,当地很少人上去。

15日拂晓,担任主攻的3营攻击雕窝,7连、8连占领雕窝,敌人退守在雕窝山西侧一个火力打不到的鞍部,伤员也抬到此处。

团长彭辉下令副营长带领部队坚决守住雕窝山。一个小时后,3营报告,敌人炮火对雕窝打得很猛。不到20分钟又报告:“防守雕窝的部队退下来了。”

彭团长下令2营在配合3营再次攻下雕窝。在7连指导员尹福元带领下,7连、8连冲上雕窝山头,再次占据了这个要点。彭团长放心不下,对阎川野说:“你去3营组织好,坚决守住雕窝山。”

阎川野走到半路上,听到雕窝方向炮火很激烈。3营的人再次退到了山腰下,阵地丢了。他上去了解情况后,认为雕窝得而复失的主要原因是3营只占领山顶,占的地方太小,敌反击炮火打在石头山上,战士们就站不住了,应在两侧靠近山头的其他小山头占领阵地,配置上火器,对反击之敌实施侧击,同时用迫击炮对敌纵深射击,打乱敌反击的战斗队形,这样才可减少伤亡,守住阵地。

次日6时,反击战再次打响。九二步兵炮、迫击炮、轻重机枪的火力一齐猛烈射击,准确命中预定目标,炮弹在雕窝顶峰上爆炸,山顶被炮火打得飞石四溅。接着,7连指导员尹福元带领7连一个排和8连一个排,向雕窝山顶发起勇猛冲击。尹福元已经受伤,他带部队冲击雕窝峰两次了,地形道路熟悉,坚决要求带领突击队冲锋,这次攻击,他始终冲在部队的最前面。“哒哒哒”,雕窝山顶左侧敌一个火力点开始射击。尹福元正好看见7连长上来,说:“7连长你掩护!”冲上去投掷一颗手榴弹,将敌火力点打掉。

这时右侧敌人在一个地堡内也以猛烈火力射击,突击队受阻,无法占领山顶。7连1排长林均秀灵活地运动到敌地堡下,投去两颗手榴弹,消灭了7个敌人,占领了地堡,带领部队冲上山顶。8连也跟着上来。他们一起组织进攻,打下敌机枪火力点,缴获两挺机枪。

尹福元和连长冲上山顶后,立即进行喊话,50多名敌人交枪投降。

8时,3营完全控制了雕窝峰。

接着,按原来的方案,3营组织防守,准备打敌反击。9时至10时许,敌人觉得丢失雕窝对孟良崮主峰的威胁太大,便在炮火掩护下,用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向雕窝山头连续实施反击。在阎川野的指挥下,敌人两次反击都被3营8连和9连一部顽强打退。8连指导员倪永顺坚守在雕窝西南侧的小高地上,打得非常顽强。每次敌人反击进到此处,都遭到他密集火力的射击,冲不到山顶。

敌人两次冲击没有成功,反遭到重大伤亡,锐气大挫。阎川野于是下令:“3营则整理部队,立即向着孟良崮主峰攻击前进。”

各路兵马一起向着主峰前进。结果,76团成为最先攻占孟良崮顶的部队。阎川野指挥的雕窝之战对于攻占主峰立下大功。

阎川野将军生平

1938年8月,阎川野任农村小学教员,后参加抗战文化供应社工作。1939年3月,阎川野入伍参加革命工作。1940年2月,他参加了胶东地区东海“二次起义”,任二大队三中队副分队长,3月任荣成县大队秘书。5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接着担任了荣成县大队二中队支部书记,三中队政治指导员,东海独立团三营七连政治指导员。

1941年3月,阎川野任东海军分区特务一连政治指导员。9月13日,东海军分区特务1连和侦察队在副司令员于得水指挥下,攻打汪疃。阎川野与连长林星亚率特务1连勇猛作战,攻入伪警察院内,与此同时,侦察队解决了维持会。此战共歼敌30人,缴枪20余支。12月25日晚,特务1连踏着半尺深的积雪,奉命攻打日伪上庄据点,一个半小时全歼守敌2个伪军小队近40人,缴长短枪30余支。1942年5月,特务1、2连和侦察队二打汪疃,1连设伏将汪疃外出的敌一个中队20余人歼灭,缴枪10余支。1943年8月11日夜三打汪疃。敌汪疃据点墙高四角设堡,内外设有鹿砦、铁丝网和壕沟。凌晨2时,随着两声巨响,内应人员将东北角、西北角碉堡炸塌,1连2排破除鹿砦、铁丝网,迅速冲进东南角地堡。

阎川野向上攀登时,被一新战士不慎撞下梯子受伤,他顾不得伤痛流血继续指挥追击向西北角碉堡逃跑的敌人,同时组织爆破分队用炸药将敌最后一个碉堡炸毁。经过1小时激战,歼敌140余人,缴枪80余支,掷弹筒4具。12月22日晚,1连强攻尺坎敌据点,阎川野带2排担任突击队,用40公斤炸药将南堡炸开,迫使敌逃往北堡。因炸药用罄,对敌北堡只好强攻。1连勇猛冲进敌堡底层,准备由底层向上打。此时阎川野突然被敌从二层投下的手榴弹炸伤,满脸是血,被抬下战场。这次战斗共歼敌56人,缴枪40余支。在1944年2月的尺坎战斗中,阎川野再次受伤。1944年3月12日,阎川野参加激战南台的战斗。战斗中,连长、副指导员负伤被抬下火线,阎川野右手负轻伤,他不顾伤痛继续率部冲击。敌人因惧怕被歼,扔下7具尸体逃走。4月初,东海军分区召开庆功大会,阎川野被选为“擅长拔据点”的模范干部,并在反蚕食斗争大会上介绍了攻克敌人碉堡的经验。在任指导员3年间,他与两任连长一起,从不敢打、不会打到敢打、会打敌碉堡,先后共拔除敌据点9个,攻下碉堡20个,歼日伪军500余人,缴枪200余支,掷弹筒4具。阎川野多次率领突击队作战,5次负伤,右眼失明,右耳失聪,被评为二等甲级残废。

1944年4月,阎川野升任独立团1营副教导员。1945年2月,东海独立团奉命参加讨赵战役。4月14日,阎川野与副营长许万昌率1、3连和荣成独立营1连与敌激战3小时,攻克敌人利用钢筋水泥修筑的龙须岛据点。龙须岛在荣成东部山东半岛的最东端,日军在这里修筑据点。岛上驻有一个小队36名日军和部分伪军,并修有坚固的碉堡,配有钢炮、重机枪等武器,海湾里还经常停泊着两艘舰艇。4月13日,按照预定的作战部署,东海独立团一营一连从落凤岗村直逼敌据点,三连经小西庄由龙须岛南山东面绕向南岛,再向北逼近敌人。作为预备队的荣成独立营一连则沿海滩前进,切断敌人由海上逃跑的道路。攻击开始,爆破手摸到敌碉堡旁,一声巨响,只把碉堡炸了一个窟窿,敌人的机枪开始扫射。

又一声巨响,敌人20多米高的碉堡被三连副排长李锡田的炸药炸倒,打开了突破口。但据点内的敌人还未被全部消灭,东海军分区敌工干事陈一鸣带领反战同盟的日本朋友小林青,向据点内日军小队长岗一喊话,要敌人放下武器投降。指挥作战的东海军分区参谋处长张怀忠通知阎川野,敌人的钢炮和重机枪已被缴获,但没有弹药。敌人拒不投降而且火力很强,机枪猛烈扫射,战士们迅速向敌人扔手榴弹,冲到突破口。三连二排班长祁相斋刚要登墙,一日军的刺刀向他刺来,祁相斋躲闪不及,双手抓住刺刀,把敌人从墙上拖下来,干掉了这个敌人。一个身上着了火的日军从屋子里冲出来,战士小周来不及调转枪口,便一把抱住敌人,另一个战士用枪托将敌人砸死。突破口控制住了,一连和三连分别从西门和东门突破,冲入据点,夺取了弹药。这时据点内火光冲天,战士在明处,躲在屋内的敌人向冲进去的战士射击,不少人伤亡。阎川野命令暂停进攻,改用火把向院子里扔,进行火攻,集中投手榴弹炸死敌人。

日军小队长岗一被炸死,屋里的敌人被消灭了。因厕所被倒下的碉堡水泥块压住,攻击部队消灭厕所的敌人受阻,而厕所内的敌人还猛烈射击。突然一个穿短裤的日军向三连刘副连长扑来,刘副连长急忙开枪,却是个臭子,正在危急之时,几个战士上来,把日军撂倒绑起来。为消灭厕所里的敌人,战士用几根长竹竿绑上手榴弹,捅到厕所的口子里,把几个日军炸死。海上的一艘敌艇,用机枪向岸上扫射,荣成独立营与之对射,敌不敢靠近。这一仗,拔掉了日伪龙须岛据点,全歼日军岗一小队长以下30多名,其中伤俘11名,俘伪军全部。缴获钢炮1门,重机枪1挺,歪把子机枪2挺,两个掷弹筒,几十支长、短枪和100多箱弹药。这是东海军分区抗战以来打得最漂亮的一次攻坚战,也是缴获武器最多的一次战斗,受到胶东军区通令嘉奖,阎川野受到军分区首长的表扬。这次战斗的胜利,使日伪军在威海一带只能孤守在威海卫和石岛两点。

1945年6月,阎川野入胶东军区教导二团学习,专门研究打攻坚战的战术和经验。8月1日,他与许副营长指挥独立团1营进攻长峰据点。他们用从龙须岛缴获的轻重武器向长峰据点猛烈开火,并对敌工事实施连续爆破,炮弹上轰下炸敌碉堡,敌被迫缴枪投降。此战共歼伪军一个中队,缴枪70余支。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阎川野升任山东军区警备第4旅7团1营教导员。10月29日,1营进行了攻占烟台崆峒岛的战斗,经两小时激战,全歼守敌伪军改编的“国军”一个营,毙敌百余,俘116人,击沉敌船1艘,缴获汽船2只、迫击炮1门、长短枪125支。1945年6月,4旅改编为6师,阎川野升任6师7团政治处副主任,先后参加了胶河保卫战、高密城反击战、攻袭昌邑城、平掖保卫战。在攻袭昌邑城战斗中,7团突入城内与敌展开巷战,在敌炮弹轰炸房倒屋塌的危机时刻,阎川野扑在科长赛时礼身上,保护战友幸免于难。他的舍身救战友的崇高精神被传为佳话。

1947年2月,华野九纵成立,7团改编为26师76团。阎川野升任团参谋长,协助团长彭辉、政委常勇指挥部队参加了莱芜战役、白马关阻击战、孟良崮战役、胶东保卫战和胶高追击战。在孟良崮战役中,阎川野指挥1营攻占了赵家城子,断敌退路,当2、3营攻击雕窝山受阻时,他又奉命指挥3营与敌激战,经反复争夺终于打退敌人凶猛反扑。此战歼敌200余人,缴枪80余支,打开了攻击主峰通道。团长率1营向孟良崮主峰攻击,他留在指挥所指挥2、3营在芦山南侧高地歼敌一部,俘敌58旅少将副旅长贺祥章,与兄弟部队一起全歼国民党军“王牌”74师。

1948年3月,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阎川野协助团长王珽、政委宋奇光,三出胶东,南征北战,长途奔袭,巧取周村,挥师东进,夺取“鲁中堡垒”潍县城。6月,阎川野升任76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在攻克济南的战斗中,兄弟部队攻下外城后,阎川野组成前进指挥所,指挥1、2营攻击内城。在73团在突破口与敌激战之际,他组织76团5、6连从73团突破口入城,4连从右侧攻城,保证了73团右翼的安全,并向左发展百余米,6连打退敌人反扑,夺取三个突出部,5连直逼南门,包围敌一个营,攻占一据点,俘敌一部。1营攻城后,他指挥1营,采取迂回爆破,夺街垒、破墙壁,攻至旧政府南侧俘敌300余人,夺下大明湖南岸敌炮兵阵地,直捣王耀武司令部,夺取了战役的胜利。

攻克济南后,76团昼夜兼程,参加淮海战役。先后参加了堰头镇、徐井崖、新庄、碾庄、大院上战斗,五战五捷,继而又连续追击逃敌,在孙庄刘河歼敌“五大金刚”之一——5军200师一个多团。此役,76团战功卓着,被纵队记集体一等功。

1949年2月,76团编为27军80师238团,作为第一梯队,参加渡江战役。4月20日渡过长江,4月22日,奉命追击逃敌,阎川野率3营和侦察队为先头,首战青弋江歼敌两个排,架浮桥过江后歼对岸之敌百余人。一路攻寒亭,打垮敌二个团抵抗,歼敌446团,俘敌700余人,又夺宣城,冒雨追击,徒涉桐河,攻占泗安,追敌八昼夜,行程八万里,围敌8万余人,圆满完成了任务。5月12日,238团又参加了上海战役。1948年6月,阎川野升任239团团长。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2月,阎川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79师235团团长,5月,他任238团团长,带领部队在沿海一带进行登陆训练,准备解放台湾。10月,部队奉命进至泰安、大汶口地区,准备入朝作战。11月1日,阎川野率部向东北开进,先抵安东,后改由临江入朝参加了第二次战役。11月15日,部队顶风冒雪,挺进战区,将美7师31加强团合围于新兴里地区,作战中与友邻部队密切配合,全歼美军王牌“北极熊”团3191人,击毙上校团长麦克莱恩,缴火炮100门,枪2445支,坦克11辆,汽车199辆,并缴获该团团旗,创下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唯一的全歼美军一个加强团的辉煌战例,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五次战役中,238团为二梯队,奉命北移担任阻击任务,在于论里截获敌南返汽车4辆,俘10余人,解救兄弟部队被俘人员百余名。在金城防御作战中,238团坚守阵地,完成了任务,在军英模会上,有一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英雄,一人被授予二级英雄,9人被评为一等功臣。1952年8月1日,阎川野参加了志愿军归国观礼代表团,受到祖国人民的欢迎。

抗美援朝回国后,1953年2月。阎川野任步兵第81师副参谋长,1954年7月,阎川野任步兵79师第一副师长兼参谋长。1955年3月,阎川野调入南京军事学院基本系、高级系学习。1958年11月,阎川野任第81师副师长。1959年6月,他任27军司令部副参谋长。1963年3月,他任步兵81师师长。1964年6月,阎川野任步兵80师师长。1967年7月,阎川野任27军司令部参谋长,1969年3月升任副军长。1970年4月至1983年3月,阎川野任27军军长。

阎川野以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和责任感,积极探索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特点和规律,经常深入部队调查研究,为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呕心沥血。1962年组织所属部队圆满完成了东南沿海紧急战备任务,随后又在步兵79师组织召开了全军营以上军事主官训练现场会,编写了从单兵到团的10多万字的训练教材。文化大革命期间,执行中央“三支两军”指示,先后兼任无锡警备区司令员、政委,后又兼任江苏省革委会副主任,为社会稳定做出了贡献。1969年珍宝岛事件后,他奉命率部北上进驻张家口、宣化地区,后又顺利移防石家庄,圆满完成了紧急战备任务。特别是在任军长的13年时间里,他认真贯彻“以教育训练为中心,时刻准备打仗”的思想,坚决执行上级的指示,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放在第一位,坚持从严治军,科学施训,组织实施了许多重大军事训练活动,同时在部队日常管理、基层建设、农副业生产等工作上也倾注了大量心血,部队的全面建设稳步提升。1970年到1971年,根据军委的指示,他狠抓战略预备队建设,使部队顺利实现了由“骡马化”向“摩托化”的跨越式发展,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1973年,他组织步兵第79师在山西左云、右玉地区进行了部队北上以后首次加强步兵团实兵实弹战术演习,受到总部、军区的高度评价。1975年,阎川野率军首长机关及三个师,在预定战区高标准的完成了北京军区组织的检验性实兵战役演习。1976年,他组织79师进行“参谋六会”训练,总结的经验受到总部的肯定和推广。1978年以后,他组织部队广泛开展初期作战问题的研究,多次组织导演军师两级首长机关实兵检验性演习,大大提高了部队战斗力。他始终注重人才的培养与选拔,为促进部队干部年轻化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十分重视基层建设,关心爱护部属,率先在全军推广团办生活服务中心,受到总部和军区的表扬。

阎川野胸怀全局,坚决服从组织决定,1984年6月,任石家庄高级陆军学校正军职顾问,积极参加院校建设工作,为培养新时期现代化军事人才尽心竭力,作出了重大贡献。

1987年5月,阎川野离职休养。

2005年3月26日,阎川野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

本文由必赢安卓版下载发布于历史皇帝,转载请注明出处:二级甲等残废,解放军唯一

关键词: